您在這裡

2016秋,清邁,志工日誌一( ENP Volunteer’s journal 1)

您在這裡

跟大家分享...大象救援中心的故事...

作者/攝影者:韻璇/小米

 

Bai Cha, 84歲的象奶奶。在我前往清邁擔任志工結束的最後一天,來到大象自然公園(Elephant Nature Park)。 看著她緩緩步下運送卡車,讓工作人員為她去掉腳鍊,隨著象夫在園區中漫步,一群人有距離的跟隨在後,難掩臉上的興奮及感動。


【圖說:隨著象奶奶的腳步前行】

Bai Cha曾在伐木業工作數十年,在艱困的環境中拖拉沉重的木頭,直到伐木業禁令頒布為止,之後在遊客的坐騎觀光業、背夫和非法伐木業中不斷地被轉手著,她的身體上留下了長年工作的傷痕,四肢上的鐵鍊磨擦痕跡、肩膀上的背架印痕......。大象自然公園的創辦者Lek Chailert花了兩年多的時間追蹤Bai Cha的蹤跡,甚至被她的擁有者張貼照片,禁止她進入豢養的園區。Bai Cha的擁有者不輕易放棄仍有生產力的她,而Lek費盡心力,運用不同溝通管道及方式,希望能讓年老的象進入收容中心裡。「她累了,不應該再繼續這樣工作,高齡84的她,所有的精華歲月,都為人類工作。而我不希望用買賣的方式讓她進到收容中心,因為這意味著金錢轉換,仍是不適當的循環。」終於,在追蹤兩年後,發現了持有者持有的非法漏洞,終於讓他願意退讓。而Bai Cha 在2016年9月19日進駐園區,正式宣告退休。


【圖說:自在噴沙中的Bai Cha】

工作人員在籠舍裡生了一堆火,讓淋濕的Bai Cha暖暖身子,她則在籠舍裡四處走動,偶爾捲起沙子往身上撒著。住在隔壁籠舍的大象Sasa好奇地想要認識Bai Cha,據Lek說,Sasa對鄰居很好奇,想要認識對方。但雙方似乎都有點矜持,明明就只是兩個鼻子的距離,但卻耗了半小時都沒有互動。不論工作人員怎麼拿食物誘惑雙方彼此靠近,她們就是無動於衷。

正當眾人準備放棄時,另一隻大象也靠近籠舍,看起來也是屬於好奇寶寶一族,想要認識新的夥伴。我都把相機拿起對焦在可能兩個鼻子可能的接觸點了,誰知他們兩隻大象,就各自站在籠舍裡默默地噴沙......。(等得大家好心急,但也沒有人催促,就讓他們以自己的步調適應彼此)

遠遠的聽到騷動,原來是附近的象群們不知道為什麼知道有新朋友來到,通通往這個籠舍擠來。於是,工作人員把圍觀的大家趕進Sasa的籠舍裡,讓其他的大象在外面跟大家接觸。這回,其中有一頭小象,小象的鼻子努力地網籠舍裡伸,Bai Cha終於放下戒心,緩緩地靠近小象,彼此接觸溝通了起來。不一會兒,這個籠舍就開起了”新來大象見面會”,約莫7隻大象在籠舍四周彼此探索著,好熱鬧。


【圖說:孩子打破了僵局~】

 

聚會熱鬧了一陣,大家緩緩散去。工作人員拿了玉米莖給Bai Cha,她開心地吃著,隔壁籠舍的大象努力伸長了鼻子想要分一支玉米莖,結果Bai Cha竟然整批捲起,把它拿離隔壁籠舍,「這是我的啦!」我忍不住幫Bai Cha配音。四周觀看的夥伴也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看著自由活動的她們和一旁忙著發文章的Lek,我大概可以懂得一點點她的堅持,她說:「一但開始關懷環境、關懷動物們,就沒有回頭或放棄的可能,因為你知道要做的事情還很多、很多。而每一個人,都有自己的一份力量,只要你願意發聲。」


【圖說:堅持的力量】

【後記】
Bai Cha到達的第二天,她在園區四處散步,甚至小跑了起來。而第三天,則是游過河流,到對岸去找鮮美的草當點心,影片中看到的她,一邊渡河一邊不斷地回頭看,似乎在想,為什麼沒人大聲呼喊制止我呢?等她吃夠了草,悠晃夠了之後,就渡河回到園區中。我想,你會慢慢適應沒有人管你的優閒日子的...(想到都會微笑呢!)